当前位置: 上海夜生活网-上海夜网|上海桑拿会所|上海家庭SPA|上海夜生活论坛 > 上海夜生活 > 教育家的战时生活

教育家的战时生活

时间:2017-11-25 12:46 | 作者:上海桑拿 | 来源:上海夜生活

教育家的战时生活

 
 

教育家的战时生活

 

夏丏尊及其书信,所用信纸系弘一大师所赠

 

小墨、阿满:

小墨一月十四日的信,阿满前次附来的信都收到了。家暂时不搬也好。我觉得乐山比成都要安全些。小墨就职问题,只好胡乱决定,不必过于打算周到。现在当已决定了。我觉得将来的事不能用现在的眼光来判断,什么全靠自己的努力和机缘。本身的不堕落,求进取,是成功的基本条件,此外用不着太认真。未来有什么变化,什么机会,是目前不能预言的。

上海生活有涨无退。本年过年不办年夜饭,十六日为我们老夫妇结婚纪念,倒费了数十元吃了一顿,就算年夜饭了。阿满生日往年都吃面的,今年居然忘记,没有吃。母亲明年六十岁,生日是旧历六月十二。你们送什么礼,可预为打算。由香港转的包裹,似乎尚未收到,以后怕带东西了,故乡交通仍断,信来要一二个月。闻物价比上海还贵,米也要百元光景。

秋云久居在此,要回去非冒险走海路不可,只好再看情形。昨日整理东西,发现“善满居”横额一幅(弘一书,曾有同样二纸,一纸在苏州)。俟你们迁居与否决定了,再揭下来寄给你们(已裱好,故寄时须揭下)。沪寓大小均安好,生活虽昂,但并不过于节省刻苦,每月开销要三百元以上。如是生涯,能再过多少时日,实是问题。上海今年不冷,往常我喜装大鉢,今木炭贵至每篓十余元,已废弃此习惯。因天气温和也不觉难过。昨和母亲在四叔处吃年夜饭,他们一切照旧。章家爹近来在外国人的工厂办事,颇得意。秋帆生过白喉已愈,育武之孤女倒因此夭折(四岁),白喉血清要五六十元一针,他家此次费了二三百元。今日是年廿七,此信到你们手里,当在元宵。

祝好。

丏 一月廿四日。

背景

这是1943年1月24日,著名教育家夏丏尊先生从上海寄给时在四川的女儿夏满子和女婿叶至善的信。叶至善是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之子。因叶圣陶的夫人叫胡墨林,于是叶圣陶夫妇给叶至善取乳名叫小墨。

夏丏尊和叶圣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抗战前,夏先生和叶先生两家同住上海虹口熙华德路汾安坊3号,过往甚密。这期间,夏丏尊和叶圣陶合著了《文心》,以故事体裁写关于语文的知识,把抽象的道理和日常的具体事情融成一体,生动活泼,深入浅出,在《中学生》上连载,很受读者欢迎。1934年,《文心》单行本出版,风行一时,共印20版。日本《新中国事典》称誉这本书是“在国语教育史上划了一个时代”。陈望道、朱自清先生分别为本书写《序》,朱自清先生在序文中有一段风趣的话:“本书写了三分之二的时候,丏尊和圣陶做了儿女亲家,他们决定将本书送给孩子们做礼物。”

淞沪会战爆发后,夏丏尊和叶圣陶先生任编辑的开明书店毁于炮火。同年9月,叶圣陶率全家并夏丏尊先生的女儿满子姑娘,随开明同人内迁。夏丏尊先生因体弱多病,未能入川,仍留居上海。夏、叶两家从此分处两地,一别八年,互通信息全靠写信。

1942年12月16日,夏丏尊夫妇结婚40周年。虽然物力艰难,在几位好友的操持下,他们还是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纪念活动。一个月后,夏丏尊先生写下了这封信。

夏先生在信中提到:“上海物价有涨无退……”新年前夕,上海阴冷,夏家因“木炭贵至每篓十余元”,连往年室内以大钵装木炭取暖的习惯都“废弃”了。由此可见,夏先生全家的生活已经进入极为困难的逆境。信中,夏丏尊先生提到弘一大师为其书房所题“善满居”横额,弘一大师即李叔同先生,与夏丏尊是多年至交,他们志趣相同,信仰相同,所以音讯不断。1942年10月13日,弘一逝世。此后,夏丏尊先生和文化界以及佛教界人士,每年召集一次纪念会,以纪念这个“由儒入佛”的老朋友。抗战时期,夏丏尊写给老友叶圣陶和女儿、女婿的信,所用信笺为弘一生前所赠。

夏先生信中提及的“秋云”是夏先生的儿媳。章老爹,是开明书店的元老章其琛。秋帆、育武都是夏丏尊先生的亲属。

就在夏丏尊写给女儿、女婿信的同年年底,1943年12月15日清晨5时许,日军出动宪兵多名,突然闯到夏家,将先生逮捕。押到宪兵队后,指夏先生为反日分子,硬要他表明。关押期间,10天中受审问有5次之多。日军知夏先生会日语,要他用日语回答,夏先生说:“我是中国人,我说中国话!”后经夏先生挚友内山完造多方奔走,营救出狱。经此折磨,先生精神深受刺激,身体更为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