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上海夜生活网-上海夜网|上海桑拿会所|上海家庭SPA|上海夜生活论坛 > 上海桑拿会所 > 正在失去活力的上海啊,我为你忧伤|冰川观察

正在失去活力的上海啊,我为你忧伤|冰川观察

时间:2017-11-24 08:36 | 作者:上海桑拿 | 来源:上海夜生活

原标题:正在失去活力的上海啊,我为你忧伤|冰川观察

正在失去活力的上海啊,我为你忧伤|冰川观察


2017年4月22日,上海,虽然当天的气温狂飙到25度,但是不能阻挡“百乐门”舞厅前上成百上千的前来参观的老年人的热情。这座重新装修开放的有着84年的历史建筑,曾是旧上海现代娱乐业和时尚生活的巅峰之作。

在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眼中,“百乐门”不仅仅是舞厅,而是一座永不消失的,代表着上海曾经的先进、超前、领先的生活方式与城市文明的坐标,乃至一种曾超越中国内地的优越感。

但是,在这个画面背后,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上海,如同曾经辉煌的“百乐门”舞厅,它老了,旧了。即使重新修饰,也不能掩饰它衰老而失去了活力的现实。如同簇拥着它的粉丝,已经是白发苍苍平均年龄65岁的人,看不到青春、活力有朝气的年轻人。

但是,曾经的上海,不是这样的。

那时,上海是一群年轻人的故事

在百乐门,曾经有一个年轻人,叫吉米金。

吉米金(1918-1991),原名金怀祖,旧上海圣约翰大学(校址在今华东政法学院)物理系学生。但是,吉米金的才华不在物理学上,而是在爵士乐演奏上。他成为了旧上海华人爵士乐的灵魂人物,在20世纪40年代就玩起了夏威夷吉他,之后玩起了电吉他。

微信图片_20171121095927

1946年,吉米金在“仙乐斯”舞厅爵士乐队担任吉他手,轰动上海滩。1947年,当时的“百乐门”老板郁格非邀请吉米金到百乐门演奏,由此揭起了一场华人爵士乐的“吉米金潮流”。

“百乐门”出现了第一支华人爵士乐队——“吉米金乐队”,在1946-1953年,“吉米金乐队”驰名上海、东南亚和北美华人区,其乐风和特色影响了整整半个世纪的世界华人爵士乐。

我在十几年前,曾遇到一个上世纪40年代的圣约翰大学学生,他用纯正的老式美国腔英语对我说:“我是St. John's University毕业的。”当时他快八十岁了,但是还在努力学习电脑,学习用手机发短信,学习新的信息技术,不想被时代淘汰。

一个与时俱进,喜好创新,不懈追求的灵魂,不会因其体能和身体的衰老而衰老。正是这群上世纪40年代成长出来的上海有志青年,托起了新中国后四十年的计划经济时代中上海在全国工业和经济中的示范作用。

可以说,在1900年以后的百年间,上海是中国最主要的向全国输出自主创新技术和标准的工业城市之一。这里出现了中国第一家发电厂、煤气厂、自来水厂、灯泡厂、纺织厂,第一艘国产大型客轮、第一部电话交换机、第一部模具线切割机等等。

而有想法、敢创新的上海青年,成为了著名的技术劳模。有发明硬质合金阶台式车刀,全国知名的高速切削能手盛利;有刻苦钻研技术,试制成可配制100多种颜色的塑料着色配方的“土专家”上海化工厂的樊阿利;有经过227次试验,创造成功直径0.08毫米钻头、填补了我国微形刀具空白的上海工具厂工人朱富林;有先后创造了12种高速切削钻头提高工效几倍至几十倍的上海锅炉厂工人李福祥;有利用旧设备,创制成功我国第一根无缝紫铜管的慎昌铜管厂工人潘阿耀……

还有在改革开放后,深化改革、转换机制,使中国纺织机械厂重走振兴之路的厂长黄关从;有治厂有方,引起国际瞩目的上海柴油机厂厂长邵竞武等;有上世纪90年代第一个将美国桶装水技术中国化,让中国人喝上桶装纯净水的上海正广和汽水厂厂长吕永杰;也有大胆尝试和推进国企市场化和股份制改革的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葛文耀,第一家在上海南京路大胆引进美国商场开放式商品展示的帐子公司老总赵令全……

那么,现在的上海年轻人,这种敢为人先,开拓创新,积极进取的精神,还保持着吗?

现在,有一群忧伤的上海年轻人

现在的上海青年,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隐隐的愤懑。这种忧伤和愤懑,从著名的上海“本土派青年”聚集的“宽带山社区”中流露出来。

该社区的文字语言以“沪语”为主,他们戴着标有“KDS-TF最光荣”的徽章,显示为“本土上海人”与“本土上海人之间的认同与彼此保护”。